“黑天鹅”事件不断 步森股份转型路上险象环生

  • 时间:
  • 浏览:4

诉讼风险:担保“后遗症”频发7月26日午间,步森股份公告,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已受理朱丹丹诉包括步森股份在内的多家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案。据了解,原告于6月20日向上城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要求冻结众被告银行存款4966万元或查封、扣押被申请人同等价值财产。

8月6日,步森股份签署股票复牌,并继续推进对通讯公司麦考利的收购事项。然而,股价连续五天跌停,透露出市场对公司此次资产重组的冷淡态度。同日,步森股份还回复了深交所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赵春霞旗下“爱投资”平台跳出兑付风险的关注函。公司承认平台每项借款企业跳出还款逾期或拖欠,致使出借人无法及时获得本息回款。公司同时表示,目前兑付问題尚处可控范围,且公司与爱投资该人 独立运行,因此不必对公司日常经营及控股权产生重大影响。三年三度易主,在主营业务连年下滑的状态下,“服装新零售+供应链金融”成为步森股份新的战略方向。而经历了股权之争、平仓风险和“萝卜章”疑云等一系列风波后,公司的转型之路仍然漫长。

不过,公司方面签署了与此案中的原告朱丹丹曾处于过任何资金往来,并表示,鉴于本次案件的处于原应着为犯罪嫌疑人伪造公司公章、冒用公司名义实施借款原应,公司已向派出所报案。这段剧情与两月前的一幕颇为之类。6月5日,步森股份称收到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传票及民事起诉状等。此案缘起去年10月27日,公司时任实控人徐茂栋所控制的天马轴承向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借款1亿元,约定借款利率高达年化18%,而步森股份、徐茂栋等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但是,步森股份十个 银行账户被冻结,被采取冻结强制土办法的资金合计1883.23万元。6月9日,步森股份更新了关于上述涉诉事项的自查状态,表示其从未就上述担保事项召开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原告提供的证据文书中亦那么任何公司就该担保的审批文件。时任法定代表人陈建飞也发表了对上述担保事项不知情的声明。公司据此认为,印章涉嫌被伪造或盗用。尽管上述涉诉事项均处于于公司原实控人徐茂栋控制公司期间,但接连曝出的对外担保事项还在继续“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