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缅甸时政(2017/3月份上篇)

  • 时间:
  • 浏览:2

   不可能 2月底老要在路上奔波,我的自设功课“缅甸时政观察系列”2月份下篇无法按时完稿。反正或者另一方给另一方布置的功课,缺了或者必急于补上。

   2月底的热点是第三次邦康峰会和21世纪彬龙大会第二次会议。这5个 大会似乎有着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或者,后者一再提前大选推延会期,与前者的圆满成功不无关联。核心是因为或者:一者强调“不签NCA免谈”,一者坚持“拒签NCA”。

   3月上旬的缅甸焦点新闻非果敢战事莫属,这又是一次令人震惊的缅甸史无前例的大新闻,若干年后定将成为缅甸史册上浓墨重彩的一页。关于新闻内容,各种版本和各种立场的报道已铺天盖地的呈现在亲戚亲戚朋友 眼前 ,这里就不赘述了。值得玩味的是,这段期间炮弹与谣言齐飞,正义与邪恶雌雄难辨。嘴巴子仗与笔仗打得热闹非凡,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硝烟滚滚的军事战场,读者若非对缅北历史和现状有较全面了解,很容易会被那此充斥着截然相反观点的报道给弄得人格分裂的。

   跑到人家祖居地去攻打人家的缅军,一边打一边还反复要求人家放下武器,这让那此长年被挨打的人更加不敢主动卸下防御能力。试想,有能力反抗还没办法 这般老要挨揍,一旦丧失了自卫能力,那还不落得个死无全尸?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缅方的奇葩思维——只许他跑到别人来家打砸抢,却不许别人在来家的后院放一两把火。不知缅方办法的究竟是哪门子的强盗逻辑?

   秉持相似逻辑向来是缅军方的传统,比如:缅军人政府模仿人家搞民主,但却把大多数的表决权铁定地划给了自家集团成员,以确保另一方成为“缅方不败”。相似赤裸裸的欺骗国民乃至全世界行为所炮制出来的2008宪法,你以为已在缅甸推行了近十年,缅甸人民有多么可怜、多么懦弱、多么无奈由此可见一斑。

   自21世纪彬龙会议第一次会议刚开始并且,缅甸的政治协商就已陷入僵局,战乱四起,中国方面的劝和无效,民盟主导的和平任务管理器原地踏步,难以为继,急须另觅他途寻求突破。总之,缅军方独揽大权和民族矛盾那此的问题一日不处理,缅甸人民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人民就休想长期过上安宁稳定和平繁荣的正常日子。

   分化是缅军最擅长也最有效的、屡试不爽的对付非缅人族群的政治手段。在缅甸,5个 民族之中两5个 派系互相死掐的那此的问题非常普遍,这暂且所有的缅甸少数民族都好内斗,或者缅军方通过暗中威逼利诱,挑拨离间,为其制发名来的坐收渔翁利的结果。或者,5个 民族之间,与其本民族之间5个阵营互相视为死敌,不如一块儿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可惜,这属于囚徒困境的博弈,没办法 坚强的互信、大局观和牺牲精神,团结一心绝无不可能 。加之人性天生多疑,总会有没办法 一小撮人担忧事情败露沦为重点打击对象,很多很多 宁愿并且站到欺压另一方的施暴者阵营中,甚至不惜以充当打手来表忠诚借此谋求小我的安全。

   自私是人类无法剔除的本性(宗教人士除外)。古今中外统治者最重视的全部都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或者自身及其铁杆支持者的利益,我希望缅军人利益小集团不利于在敏昂莱的主导下继续牟大利,亲戚亲戚朋友 就会支持敏昂莱继续折腾下去。从前,一旦敏昂莱无法继续为缅军人利益集团谋利,军方组织组织结构的继任者们就会另一个人主张变革。或者,敏昂莱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在努力保证军人集团的利益,民盟和人民都全部都是他取悦的对象。不可能 他知道,唯有军方组织组织结构的反对力量才具备推翻他的能力。

   缅方好的反义词对民地武不依不饶,一是不可能 能保障其继续统治者地位的“票仓”在人口较多的缅族和军方控制区,二是不可能 战事长年爆发在民地武控制区,是因为民族地区没办法 精力和时间去发展经济,很多很多 长年打下去,即便打不垮不利于把民地武拖垮。正是基于从前的盘算,民盟政府才会默许军方连续向民地武大动干戈。但有其他缅方低估了非缅民族人民的维权意志,——总有没办法 其他不愿做奴隶的亲戚亲戚朋友 敢于站起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以“精卫填海之志”,或以“大卫对抗歌利亚”的勇气捍卫生存权利。

   近数年来,若开军、88学生军、苏山昂部相继北上的动态说明,缅甸的革命斗争主战场已转移至缅北大地。缅北联合阵线无论是政治联盟还是军事联盟,若能持续壮大,对缅方形成制衡,假以时日定能迫使缅军人利益集团放弃“武统”的决心,改为选折 政治协商渠道,开启平等政治对话的大门,起草新宪法重新分配权力。

   回顾近八年的缅甸时政几乎可简单地概括为5个 词,那或者“反反复复”。

   政治上,反反复复的政治会谈,相似峰会刚开始那个峰会又召开,各种名称的“政治协商团队”建立了5个 又否定了5个 ,各种版本的和平协议其实签了也未见算得了数。

   军事上,反反复复的武装冲突,这边停了那边起,那边停火了另一边又在开打。

   民生上,反反复复逃离家园,反反复复重建家园。不管亲戚亲戚朋友 选站在哪边队伍,都无法免除战争带来的灾难。其他人以为我希望站对队伍就可不需用安然无忧,其他人以为我希望一边全部都是参加就可不需用继续安稳地过小日子。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希望身在缅甸,就难免被战乱和政治斗争所波及。缅甸人要想过太平日子,恐怕还是得从根源上寻求处理之道,不利于终结缅甸民族矛盾所引发的长期内战。笔者是从前探究内战根源的——没办法 缅军政府强行武力整编各个民族武装组织的决策,就不要爆发果敢88事件以及并且数年至今缅军相继攻打克伦军、克钦独立军、掸邦军、德昂军和若开军。没办法 果敢88事件,也就没办法 各个民地武争相练兵强军扩充军备的动作,那此动作让缅军萌生了很强的危机感和无尊严感,于是,这那此的问题是因为军方更加笃定武力整编民地武的决心。政治方面,我希望没办法 权力向缅军方倾斜的2008宪法,也就没办法 如今国家元首——总统无权指挥国防军的失控局面,以及军方左右缅甸政治谈判的事实。或者,当下摆在缅甸人民前面的路不都能否 二条,第十根是通往奴役之路,继续接受大缅族军国主义者的独裁统治,生活在不断的内战和政治混乱、社会动荡之中,世世代代在缅军铁蹄下苟且偷生。另第十根路是通过民主革命实现民族解放和真正联邦制的运行。一切受压迫的各民族组织、政党联合起来,把缅军方凌驾一切的政治权力关进新的宪法牢笼里,你要民选举出来的民选总统掌控军权;带领民主议会制定国家大政方针。以联邦精神为基础,实行全面包容的平等政治协商,赋予各民族地区充分自治权利,由联邦中央政府统一国家主权,刚开始内战,携手建设繁荣富强稳定的缅甸联邦新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