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闪:近几年被搞乱了的一些苏联和斯大林问题

  • 时间:
  • 浏览:5

  今年是苏联解体20周年,当大伙儿儿儿回顾20年来苏联问题的研究时,一方面看到,在方面经常经常出现了有些有分量的学术成果,成绩是喜人的;被委托人面,令人不无遗憾的是,正像不少学者所指出的,近年在你这种 学术领域,有些方面经常经常出现了有些“退步” ,甚至是“倒退”。其表现是,原来 改革初期在这方面由小平同志明确论述的相关问题,又被思想理论界有些同志搞乱了;苏联解体后经学术界认真研讨,弄得比较明确的问题,经过有些同志近几年的宣传,有些又被搞混乱了,有些被回避或淡化了,有些又被着意掩盖甚至被弄颠倒了。统统会经常经常出现你这种 情况,一方面是随着我国改革的深入,与我国改革相联系的苏联和斯大林问题,争论也变得尖锐起来;被委托人面,原来 中国和俄罗斯位于着其他人 不同的“斯大林问题”,但一帮人把俄罗斯社会面临的“斯大林问题”移植到中国,加以曲解,与中国改革遇到的你这种 问题混为一谈,原来 就搞乱了你这种 问题的是非和性质。有时候 ,近些年我国思想理论界有关斯大林和苏联模式问题及其内涵,又被搞乱了。对所有哪此被搞乱的问题,应当一一加以澄清。大伙儿儿儿现在对它们加以梳理,大体有如下五个问题,现分别加以陈述。

  1、搞乱了、弄混了斯大林问题的时代性

  斯大林问题具有很强时代形状。斯大林位于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是那个激烈阶级斗争时代、阶级厮杀时代的产物。还可不还可以 说,他是那个时代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马克思主义者。他在他那个特定的时代创造了丰功伟绩;但他的历史活动具有严重的时代局限性。今天是和平发展的时代,是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是社会主义改革的时代,很重是中国改革开放伟大事业和珍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大放异彩、取得震惊世界成就的时代。必须搞乱、混淆斯大林问题的时代性,把它在历史上有过的功绩不加分析地搬到今天再同样地加以歌颂。斯大林这把“刀子”在特定的时代对敌人是个巨大威胁(但也严重伤害过人民),在今天建设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情况下,再动不动高举这把“刀子”,就还可不还可以 说是时代的错误。很重是在大伙儿儿儿你这种 社会主义改革的时代,重要的是要弄清斯大林体制模式的弊端;当此之时,对待斯大林问题要很重辩证地加以分析,必须偏持一端和持不恰当的评价。

  2、对苏联计划经济成就的夸大或虚构

  应当肯定,苏联第一、五个五年计划虽没完成预定的超高指标,但取得的成有时候 巨大的;战后经济恢复也很太快 了 。但苏联经济从来没法实现过“腾飞”,有时候 能说有过“欣欣向荣”和“繁荣发展”。经济从来是国民经济各部门和人民生活的综合体;当工农业、轻重工业失调,农产品始终紧张,轻工民用产品从来奇缺,商业流通难以舒畅,必须重工业,很重与军事工业有关的重工业一家独秀,必须几种单项产品领先世界的情况下,根本称不上“经济腾飞”,也谈必须“欣欣向荣”和“繁荣发展”。一帮人原来 过誉苏联计划经济,这是一种夸大甚至虚构,我国当前建立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国的改革针对传统计划经济的,原来 违背事实地虚构苏联计划经济的成就,对我国现实的改革有哪此好处呢?

  3、搞乱了60 年代苏联“大清洗”运动的是非和性质

  60 年代苏联的“大清洗”,是位于在1936年到1939年期间,以1937—1938年为高潮、以历史上所有政治反对派、经济管理干部、军事领导人、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为打击目标的一场大清洗、大镇压。在运动当时和其后有有还还有一个 完正肯定你这种 运动的时期内,苏联官方及其拥护者是将其称为“肃反运动”的。回会认识到了它的扩大化问题,但仍对其基本肯定,又改称“肃反扩大化”。苏共二十大完后 ,经过昭雪平反,很重回会经由专门委员会审慎调查,对冤假错案进行了甄别平反,也经学术界长期研究证实,你这种 运动“是在斯大林集中领导下,有计划、有目的进行的,”是“波及苏联社会各阶层的大规模的镇压运动,成了集过去历次运动和清洗之大成者,成了最大规模的一次清洗运动。”[1]真是 它也连带镇压了极少数坏人和反革命,但基本的、主要的、絮状的,是镇压、清洗了老布尔什维克、党员干部、知识分子和群众。统统,回会俄罗斯官学两界对它是完正否定的,一般称之为“大清洗”。近年来,我国有有些学者,又捡起“肃反运动”或“肃反扩大化”类似于于名称,来“重新评价”你这种 运动,有的甚至毫无根据地肯定“第五纵队”的位于,原来 ,就完正搞乱了这场运动的是非曲直和性质。原来 为“大清洗”运动翻案是错误的。

  4、淡化、掩饰斯大林的被委托人权力体制

  从上世纪60 年代中期形成、确立苏联政治体制完后 ,由斯大林被委托人独断,随意圈定和变化“五人团”、“七人团”将会“九人团”作为最高决策班子,来拍板、决定国家大事。在你这种 “圈子”中,也必须斯大林一人说了算数,实行实际的“一言堂”。对于斯大林原来 一种被公认的专断独裁、被委托人权力体制,大伙儿儿儿有的宣传材料竟轻描淡写,将其说成是仅仅的“民主作风欠缺”。这是明显地粉饰斯大林的政治体制,为其整个体制的弊端做辩解。原来 描述历史,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5、完正否定对斯大林被委托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批判,完正否定赫鲁晓夫开启的改革

  小平同志在我党八大上的报告和八大决议中,对苏共二十大对斯大林被委托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批判是给予肯定的。新时期我党又重申了对被委托人崇拜的批判。这是严肃的党的决定。有时候 近些年,有些同志又向后倒退,把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的所作所为统统说成是“大反斯大林”,全盘加以否定。与此想联系,对赫鲁晓夫开启的改革,也遭到完正的否定。对此,小平同志是谈到过,也是给予一种肯定的,尽管你这种 改革欠缺宽度和系统性,具有随意性。赫鲁晓夫改革了农业和工业管理体制,实行干部任期制,打破了终生制;也对教育和科研体制做了有些调整和改革;共同还平反了絮状冤假错案,对文化体制和社会管理体制有有些改善。这都有 不可发表声明的历史事实。原来 ,有些同志一仍上世纪60 年代我国“批判苏联修正主义”的调子,用”大反斯大林”的罪名来概括、评价赫鲁晓夫的活动。这是又一次搞乱了我党原来 拨乱反正了的问题。

  6、回避苏联农民和农业问题,回避强迫集体化的严重后果

  在苏联74年的历史上,农民和农业问题除新经济政策几年稍有缓解外,老并且个从未处置的严重问题。60 年代完后 变得更加严重。凡此,盖缘于斯大林强迫集体化的严重后果。集体化曾造成60 年代初(1932-1933年)和战后(1946-1947年)两次大饥荒,非正常死亡数百万。农民被紧紧束缚在集体农庄,产品大帕累托图被国家以各种名目调走,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经营积极性。赫鲁晓夫进行了改革和调整,但没法根本处置问题,直到苏联解体,这仍是有有还还有一个 重大症结问题。但有的同志对斯大林体制模式造成的你这种 问题是竭力回避的。

  7、掩盖斯大林时期苏联文化体制和意识形状的复杂性,淡化苏联文化和知识分子政策问题

  20年代在列宁文化思想的基础上,布哈林和卢那察尔斯基曾起草了有有还还有一个 至今仍有重要意义的马克思主义文献《关于党在文艺方面的政策》决议,为俄共(布)中央政治局通过,成为指导党的文化意识形状的总路线和总方针。但1929年“大转变”后,你这种 决议实际被归还 ,同决议精神相反的种种做法,比如,用简单的行政干涉,代替对文化的内行领导;用对文艺“阶级性”简单化解释,代替对其复杂性阶级性内容的阐释;用主张文艺多流派、多风格的“自由竞赛”,取代单一流派的一统天下,等等,都占了主流和上风。回会,从60 年代初直到1952年(必须卫国战争最激烈的三年左右除外),又接连不断进行各种名目的批判运动,造成学术文化气氛万马齐喑;加在风格流派单一,学术文化和文艺创作在艰难中生存。日丹诺夫提出“现代资产阶级文化全面腐朽”的理论,斯大林在联共(布)十八大上提出了“专家越大越反动”的理论,按照你这种 理论,苏联在60 年代实际上消灭了几乎所有“旧专家”和老知识分子。

  到战后初期,苏联文化体制和意识形状更加复杂性,连爱因斯坦相对论、生物遗传学也受到批判。斯大林垄断真理,解释一切,连土壤学和草田轮作制也是我说了算数。对所有哪此问题,大伙儿儿儿有些同志是竭力回避的,将会这有损于斯大林的社会主义文化体制模式。

  8、掩盖了城乡、工农二元对立、限制社团的社会体制

  斯大林主导形成的社会体制是极端复杂性的,其主要特点是歧视乡村、压制农民,实行城乡对立、工农二元的社会体制。既在经济上挖取乡村,供养城市,又在政治上压制、歧视农民。实行严格的户籍和身份证制度,但又相当时期不发给农民合法证件,实际上把农民牢牢绑死在居住地,不仅限制居住自由,连起码的旅行、进城自由也没法。凡此,都得特持开据证件。至于在选举上,人数比例少与城市工人都有 数十倍之差。社会体制的另一特点,是絮状解散社会团体,严格限制群众首创精神。十月革命之初,原来 就解散了有一批具有政治色彩的社团,到1929—1940年,又对各类社团大砍大杀,解散和停止活动比例平均达73%,而社会科学和文艺创作团体分别解散达95.5%和93%。剩下寥寥无几的社会团体,也都实行了国家化、行政化和大一统化,群众在其中的创造性活动空间完正被扼杀。

  9、抹煞斯大林在中苏关系上的大国沙文主义政策

  斯大林基本上继承了沙俄在中俄关系上的遗产,维护过去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和侵占的大片中国版图。非但没法,在他领导时期又最后实际侵占了黑瞎子岛、外蒙和唐努古梁海等地,总面积还大于沙俄所侵占之地。我党毛泽东和邓小平老一代领导人,对斯大林在中苏关系上的大国沙文主义憎恶有加,这是人所共知的;而大伙儿儿儿有些同志把你这种 切忘得干干净净,一味同持强国主义的俄罗斯人一样,歌颂斯大林为“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原因分析分析超过列宁和彼得大帝),这真是 是没法道理的。大伙儿儿儿中国共产党人,一要站在党的立场,二要站在中国人的立场,必须同俄国人一样,伴着大俄罗主义的舞曲跳舞。而近些年,大伙儿儿儿有些学者有时候 像充满大俄罗斯主义情结的俄罗斯人一样,用同样的调门赞颂斯大林的。

  10、不加分析地歌颂斯大林在二战中的所作所为,包括同德国法西斯瓜分势力范围

  斯大林在二战前夕不仅发动苏芬战争,侵占芬兰,强迫后者割让领土以充当苏联的挡箭牌,还同希特勒签订瓜分中东欧的“秘密议定书”,把波兰帕累托图领土和摩尔达维亚等地据为苏联版图,加在回会又侵占有些国家的土地,包括中国的唐努古梁海,共侵占、扩张领土达66万多平方公里,使苏联疆域超过原沙俄的版图。俄罗斯的大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史学家,近年大赞特赞斯大林在二战中的功绩,首先推崇的有时候 你这种 扩张领土的 “功绩”[2]。我国有的学者近年也跟着原来 大唱赞歌,认为斯大林领导取得的你这种 战争胜利,使他的有些一切过错都有 值一提,并模仿俄罗斯学者的评价,赞赏斯大林为“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这显然都有 马克思主义的评价,有时候 俄罗斯民族主义的评价:中国学术界对此是不可盲目附和的。然而奇怪得很,近些年哪此歌颂之词却位于了我国有的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的刊物。

  对上述哪此被近年搞乱,掩盖和回避,甚至被搞颠倒了的问题,大伙儿儿儿在此提出来,期望学术界同仁予以必要的关注。

  -----------

  [1] 陈之铧、吴恩远、马龙闪主编:《苏联兴亡史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60 4年版,第247页。

  [2]亚·维·菲利波夫:《俄罗斯现代史(1945—60 6)·教师参考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60 9年版,第76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246.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 2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