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铭:1972年,关于饥饿的春节记忆

  • 时间:
  • 浏览:0

徐海铭:1972年,关于饥饿的春节记忆的相关文章

徐海铭:1972年,关于饥饿的春节记忆

对我另一个多多 另一个多多 在上世纪70年代初、文化大革命末期的中国农村长大的孩子,春节导致 着哪几个?巧克力吗?有的是,那是另一个多多 连食糖有的是奢侈品的时代。你们你们甚至都没听说过巧克力。那是糖果吗?不就让。像你们你们那种甚至从来都没分到过配给券的贫困家庭为社 就让买到糖果?如此是米饭吗?有的是,连米饭有的是是。 在那个年代,你们你们哪几个生活在长江下游所谓“鱼   更多...

高全喜:为了忘却的记忆——关于常宗贤《警世录---票证》的随感

想看 老画家常宗贤先生近期殚精竭虑创作的系列作品《警世录——票证》,我不由地心灵为之震憾,——这是一组由1500多张各种各样的陈年票证绘制而成的系列美术作品,编排1——6号,有单联、双联、三联、四联并与否格式,尺寸有从150cm*120cm到2150cn*1150cm大小不等,题名为《肯德基-糖票》、《麦当劳》、《喜喜》、《福   更多...

张颐武:春节的当下意义

又到了过年的时刻,你们你们开始过太久一年里最重要的节日。无论如可,春节寄托了中国人的最为深沉的婚姻和最为核心的价值,它一方面是另一个多多 全家聚会的时刻,此人 面又是清理过去的一年并展望新的一年的时刻。它是“团圆”和喜庆的时刻,又是中国的文化认同得到体现的时刻。“春节’作为传统文化的积淀是从中国开始使用公历纪年后才开始的。正是就让   更多...

徐海亮:一九六六年春夏的武汉

1966年,武昌东湖早春降临,气象更新,湖面静静映照着绿荫簇拥的毛泽东居住的“白云黄鹤”。湖西,是湖北省委、政府的一片红砖灰粉建筑,以及党政军领导居住的茶港小区;湖南岸——珞珈、桂子,绿染岗峦起伏,金黄琉璃点翠,为参差不齐的高校房舍。以陶铸为第一书记的中共中央中南局,在你们你们印象里是十分紧跟毛泽东主席和联 共中央,突出政治   更多...

王汉生 刘亚秋:社会记忆及其建构——一项关于知青集体记忆的研究

摘要:任何个体化的叙述有的是可处理地中有 “社会文本”的痕迹,知青集体记忆正是通过知青个体化的充满张力的叙事而展开其逻辑的。通过叙事,知青“自我”意义和“群体”意义生成,在此基础上,知青通过对“代”的认同,使得此人 与国家历史相联,以选取自我形象并在更宏大的社会形状中进行定位。知青对意义的定位和追寻反映了太久代人持续的和深刻   更多...

张耀杰:关于刘大妮的童年记忆

一、刘大妮其人我奶奶一辈的地主婆刘大妮,是你们你们村里的第一美人。这是我少年时代的此人 看法,别人有如此大致相同的眼光,真真不知道,也从来如此咨询过别人的意见。有太久的私人事体,是还要要此人 拿主意此人 负责任的,全版用不着去请教和讨好哪几个绝对正确的组织和唯一英明的此人 。读某人的书,听某人语句,永远是不怀好意的野心家的愚民政策,只   更多...

李兴濂:山村的记忆

石磨在张三奶家的院落,发现一盘早已一蹶不振 的石磨。磨掉牙的石磨,长满青苔,静静地躲在院落一角。非要磨眼上插着二根高高的灯笼竿子,还能显出它的太久作用。磨出自东山,质地坚硬,棱角锐利,上下两扇,如日头和月亮合在一齐,下扇固定,上扇转动,千转万转,永不分离。进入腊月,左邻右舍就与三爷三奶打好召呼要用家里的石磨。三爷就请来了石匠   更多...

王岳川:感受春节的文化重量

春节将至,有几许思归。偶尔传来的一两声鞭炮,更是加重了回家的念头。那鞭炮声,正是伴随我成长的声音。记得25年前的春节,我大学毕业负籍北上工作。峥嵘峥嵘旧時光,我非要在每年春节的鞭炮声中,感受到年轮走过的轰鸣……春节来了,这是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的瞬间呈现。中国人过春节历史已有4千多年了。全家团圆吃年糕水饺和丰盛的饭菜,书写春联   更多...

王晓渔:春节联欢晚会的“召唤”机制

1983年除夕,拥有黑白电视机(更我太久 彩色电视机了)太久物质奢侈品的家庭享受到另并与否精神奢侈品:李谷一演唱的歌曲《乡恋》、王景愚表演的哑剧小品《吃鸡》等等——这太久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1.20多年来,春节联欢晚会在中国民众精神生活中如此重要,以至于你们你们根本我太久 论证太久重要性。就让说最初“如此春节便如此春节联欢晚会”,后   更多...

刘亚秋:从集体记忆到个体记忆

摘要:本文立足干哈布瓦赫传统下的集体记忆研究范式,重点反思社会记忆的权力观和社会决定论问题,并试图将研究重心转移到对个体记忆的关注上。在此,遭遇到记忆的微光,它多处于于个体记忆之中,往往跳出在个体记忆与集体记忆的缝隙之间,一般而言,是社会决定论与能动个体之间碰撞的产物。记忆的微光之于强势的社会记忆研究范式,其力量之微弱   更多...

孟伟哉:记忆严文井

文井同志与世长辞,我心伤悲,自得悉太久噩耗,便沉浸于对他的回忆。从1973年中至1987年初,顶端虽曾两度中断,在他领导下,毕竟有十余年的工作和接触,对他的离去,心中怎能平静如水。要花费5—6月间,在《文学故事报》上,还想看 他以书简形式评论韩少功一部作品,以为他还健康,7月21日早晨,当我的一位学生真不知道文井同志去世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