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到了以法律推动改革的时候了

  • 时间:
  • 浏览:3

  当“立法企业家”但是完成了规则、制度、产权创新的工作后,就应当启动4个 政治性过程,把但是形成了新的社会事实确认为法律事实,把局部的、目前还被判定为非法的惯例合法化,从而给予相关的权利人以稳定的预期。

  近日参加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研讨会,会议最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博客)教授进行总结发言,在4个 特定语境中谈及他对土地制度改革路径的认识。是我不好,对于自上而下的集中立法,比如,通过修订《土地管理法》来界定、保障民众各种土地权利的进路,并不看好;他认为,重要的是社会事实,也即,各种权利呈现为民众的习惯。不都上能 的权利才是稳固的。反之,若权利仅由政府用法律规定,那政府也需要立法的妙招 随时退还之。

  周其仁教授是我非常尊敬的学者,你什儿 看法我却都上能 赞同。在反思1978年以来的150年改革时,我也经常强调全都:中国所存在的制度变迁,大体上是由各个领域的“立法企业家”(rule-making entrepreneur)推动的。无法预料其存在于何处的某个普通人,因其具有创新和冒险精神,而采取一种生活新的行为模式,就像小岗村的农民把土地分到各户经营,其中就所含了新的法律事实。大伙也不我“立法企业家”。

  不过,对于任何一项改革来说,更并不说对于体制转轨来说,仅听候于你什儿 阶段是远远缺陷的。中国渐进式改革的特殊性在于,规范大伙行为的原有法律是从计划体制时代遗留下来,但是即便是新制定的,也深刻地体现着那种精神。按照都上能 的法律,“立法企业家”的活动通常是违法的。因而,即便大伙承认“立法企业家”的活动是合理的,合乎市场之理,法治之理,自由与权利之理,但任何一级政府,需要以法律的名义对“立法企业家”的活动予以打击。

  也也不我说,局部的改革随时也但是遭到否定,而半途夭折。公正的人士会认为,政府的你什儿 做法不对,政府却需要辩解说,另一方的做法有妙招 。面对你什儿 辩解,守法的律师会陷入苦恼之中。观察一下过去的150年,尤其是最近若干年,需要发现,各个领域的改革觉得都存在你什儿 局面。随着政府的打击,“立法企业家”的努力就付之东流,都上能 那此制度变迁的意义。你什儿 制度约束,恐怕也正是中国的改革经常呈现出走两步退一步,甚至走一步又退一步的态势的根源。

  土地制度领域的变革就已陷入都上能 的困境。过去若干年来,各地涌现了不少在土地领域进行产权创新的“立法企业家”。比如,农民在农村集体土地上设立了建设用地使用权,全都地方用于工业开发,靠近城市的地方则开发了小产权房。大多数人都承认,小产权房有一定合理性。但按照现有的土地法律,都上能 的产权制度是非法的,政府随需要要进行打击。事实上,全都地方政府也觉得大面积拆毁此类房屋。但是缺陷基本法律保护,那此产权的价值被严重低估。即便是以低价购买的消费者,也始终生活在忐忑不安之中,从而大大影响其福利。孔子早也不我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换句话说,此时,社会的制度创新活动面临着法律瓶颈。合乎逻辑的做法也不我,推动法律变革,当“立法企业家”但是完成了规则、制度、产权创新的工作后,就应当启动4个 政治性过程,把但是形成了新的社会事实确认为法律事实,把局部的、目前还被判定为非法的惯例合法化,从而给予相关的权利人以稳定的预期。

  应当说,土地制度领域也但是面临着都上能 的瓶颈。地方政府、民众在土地制度领域但是进行了全都 创新,那此创新是合理的,甚至也被执政党的政策所认可。但现有的《土地管理法》,以及有关部门正在主导的修订草案建议稿,却不予承认。都上能 ,合乎逻辑的做法当然也不我推动《土地管理法》进行广泛的修订,使之确认地方政府和民众进行的大多数土地产权创新,使土地法律与现实的土地制度及大伙的期待相吻合。

  但在我提到的那个研讨会上,几乎所有专家总要相信《土地管理法》但是朝着公众期待的方向修订,承认现有的种种地权创新。专家们觉得,阻力都上能 来越多了,你什儿 阻力来自全都政府部门,来自地方政府,也来自意识形状。

  但是,从制度创新中获得好处的公众,难道就总要一种生活力量?你什儿 力量,就一定弱于那此阻力?在研讨会上,成都市社科院研究员陈同泽提出了《土地管理法》修订过程中农民主体意愿表达的路径设想。他提出,省级人大需要选泽全都农民代表,进行讨论和听证;组织者也需也不我国土资源部。

  但觉得,为那此那此在制度创新中获得收益的公众,需要等人组织,而都上能 主动地介入立法过程,推动那此制度进入法律,以确认另一方权利的条款替代那此限制另一方权利的条款?毕竟,立法是政治,而按照孙中山先生的经典定义,政治乃众人之事,而非政府部门之专利。参与立法有你的权利。你不参与立法,最初形成的法律也就不保障你的权利,你怪谁?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546.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