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鸣九:我的师长朱光潜

  • 时间:
  • 浏览:3

柳鸣九:我的师长朱光潜的相关文章

柳鸣九:我的师长朱光潜

毫不起眼的小老头 在50年代的北京大学,每年新生入学时,各系都是举行大规模的迎新活动,在西语系,活动的有一俩个 主要内容,却说毕业班的老大哥带领新生在校内整个燕园里走一遭,三三两两,边走边介绍,一阵一阵深入细致。在那次活动中,我记忆最深刻的却说从毕业生的介绍里知道了北大西语系的教授阵容很强,有一大批著名的学者:赵萝蕊、吴兴   更多...

柳鸣九:我的师长朱光潜

毫不起眼的小老头在50年代的北京大学,每年新生入学时,各系都是举行大规模的迎新活动,在西语系,活动的有一俩个 主要内容,却说毕业班的老大哥带领新生在校内整个燕园里走一遭,三三两两,边走边介绍,一阵一阵深入细致。在那次活动中,我记忆最深刻的却说从毕业生的介绍里知道了北大西语系的教授阵容很强,有一大批著名的学者:赵萝蕊、吴兴华、张谷   更多...

傅国涌:朱光潜的“自我检讨”

1949年11月27日,江山易主,天下定于一尊,新一轮的改朝换代已告完成,在知识界享有声誉的北大教授朱光潜在《人民日报》发表了《自我检讨》。说到抗战日后 ,他的愿望从前是谨守岗位,把书教好些,再多读某些书,多写某些书。“从前事与愿违,一则国民党政府越弄越糟,逼得像我从前无心于政治的人却说得不焦虑忧惧;二则我向来胡乱写些文   更多...

杨建跃 单世联:尼采与朱光潜文艺思想

提要:“尼采在中国”是当代学术研究的热门话题,目前的研究多注意尼采学说中批判/反抗的主题及其在中国的影响,而对尼采哲学作为审美的人生观的一面较少关注。本文以朱光潜论著为中心,分析尼采的日神精神要怎样被借用、转化为“人生艺术化”的思想过程和主要型态,初步勾勒出尼采在中国的另一副面孔,并予客观评论。关键词:尼采 朱光潜 日神   更多...

单世联:49年后的朱光潜:从自由主义到马克思主义

内容提要:本文从思想史的角度评论朱光潜后期美学的特殊意义和历史价值。首先概括朱光潜前期思想中文艺理论、人生哲学和政治观念有一俩个 层次及其在20世纪40年代末遭受的有一俩个 方面的批判;其次,以50年代次第展开的政治学习、思想改造、学术批判三大运动为背景,分析朱光潜在不同阶段采取的政治认同、思想转换、学术坚持的不同态度和应对策略;   更多...

美学家朱光潜:在不美的年月里

在生活中,朱光潜是一位和蔼的老头。在采访中朱世乐我想知道:在家中却说连猫都敢欺负朱先生。从前一位和蔼慈爱的老人,在历尽劫波日后 总是和家人到大自然中去发现生活之美。朱世乐:朱光潜之女,1942年生于四川乐山。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毕业后在69军种水稻接受再教育。拨乱反正日后 进入北大医院,503年退休。■人物档案朱光潜   更多...

梅振才:良师风范总难忘── 忆曹靖华、朱光潜教授

吾生有幸,能在1962年跨进北大校门,就读俄语系。我惊叹燕园风景之美:处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湖光塔影、草木扶疏.....当让我们更惊叹教授阵容之鼎盛:物理学家周培源,化学家傅鹰,美学家朱光潜,哲学家冯友兰,史学家翦伯赞,作家、学者、翻译家曹靖华、冯至、季羡林......可谓星辰汇聚,璀灿夺目。百年校庆,重回阔别多年的燕园   更多...

朱光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外一篇)

有几件事实随便说说很有趣味,我想知道你有同感没法?我的寓所后边有一根 小河通莱茵河。我在晚间常到那里散步一次,走成了习惯,总是沿东岸去,过挢沿西岸回来。走东岸时随便说说西岸的景物比东岸的美;走西岸时适得其反,东岸的景物又比西岸的美。对岸的草木房屋难能可贵比较这边的美,要怎样让 它们又不如河里的倒影。同是一棵树,看它的正身本极平凡,看它的   更多...

朱光潜:“慢慢走,欣赏啊!”──人生的艺术化

人生是多方面而却相互和谐的整体,把它分析开来看,亲戚亲戚大伙儿说某累积是实用的活动,某累积是科学的活动,某累积是美感的活动,为正名析理起见,意味着 有此分别,要怎样让 亲戚亲戚大伙儿难能可贵忘记,完满的人生见于这并否是生活活动的平均发展,它们虽是可分别的而却都是互相冲突的。“实际人生”比整另一方生的意义较为窄狭。一般人的错误在把它们认为相等,以为艺术对于“实际   更多...

朱光潜:论中国学术界五大通病

一.匮乏爱真理的精神中国学者,多数都还只有超过“学以致用”的浅见。亲戚亲戚大伙儿以为,学术以有用为贵,真还是第一俩个大大问题。学术从前有实用,日后 人研究学术也大半要怎样让 它有实用,但人类思想逐渐发达,新机逐渐呈露,好奇心也一天强似一天,科学哲学都超过实用的目标,向求真理的路途去走了。真理难能可贵有用,但纵使无用,科学家哲学家也绝太久要怎样让 袖手吃   更多...

朱光潜:孤寂:诗人永恒的感伤

心灵有时可互相渗透,都是时不可互相渗透。在可互相渗透时,彼此不劳唇舌,就可能够够默然相喻;在不可渗透时,隔着一层肉就如隔着一层壁,夫子以为至理,而我却以为孟浪。惠子问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反问惠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谈到彻底了解时,亲戚亲戚大伙儿都是隔着星宿住的,长电波和短电波都是能替亲戚亲戚大伙儿传达消息。 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