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晒年终账本:不敢逛超市 生病硬扛着(图)

  • 时间:
  • 浏览:0

  王贵泉在工作中。 见习记者 王杰 摄

  “每被委托人心里时会个账本。”我嘴笨 没法在本子上记账的习惯,但农民工王贵泉(化名)心底里对被委托人的日常开支、吃穿用都清清楚楚。临近年终,他对被委托人這個 年的收入支出做了心算,也与否 一种生活盘点吧。

  王贵泉家在德州夏津县前屯村,今年2月27日(农历正月十八),他揣着4000元钱来济南打工。经同乡介绍,他得到了一份建筑工地管线安装的工作,老板承诺每月给他40000元,不过工资要到年底并能拿到。

  让有人 这里盘点的是王贵泉俩被委托人的年终账本,更是千千万万农民工年终账本的缩影。账本记录了让有人 生活的艰辛、背井离乡的无奈和对家人的责任,更记录了让有人 对城市建设付出的每一滴汗水。

  零零散散的花费,每月得4000元

  王贵泉住在泺源大街一工地旁边的板房里,400平米的板房挤了十几被委托人。晚上6点半,王贵泉和上下铺的3名工友就着花生米喝酒。哪几个木板拼接的小餐桌上,凌乱地摆放着水杯和各类简易零食。另一个水煮鸡蛋、一包方便面,便是他晚上的主食。“伙食不合汤色,晚上我被委托人弄着吃。”

  王贵泉说,让有人 的工资是年底给付。不过,工头每月时会给他预支400元的生活费。用这400元钱过日子,对于让有人 中的多数人来说时会够。“过低的完后 ,本来 让有人儿家急需钱时,就跟工友借,本来 跟工头预支。”

  王贵泉刚来工地的完后 ,本来 要置办暖壶、脸盆、锅具、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从让有人儿家带来的4000元钱调慢就用光了。不过,随着工作步入正轨,王贵泉每月的开支也固定下来,主要集中在吃饭和抽烟喝酒上。

  王贵泉平均每月消耗4条烟、8瓶酒,每月并能 买10斤鸡蛋、5斤油、5斤肉,以及這個 水果、零食等。

  “4条烟120元,8瓶二锅头400元,10斤鸡蛋48元,8斤油20元……做菜、吃饭花两三百,平时再买点花生米累似 的零食,每月最多花400元。另外,还得买水果,这也得花个四五十元。”

  日用品消耗得不要 ,牙膏牙刷、香皂、洗头膏累似 的东西一年也用不了哪几个。不过,本来 工地上灰尘多,王贵泉和工友们每人每月都得用两袋洗衣粉,“我买的洗衣粉基本上时会10元一袋。”

  除了吃喝用,电话费是王贵泉开销里的大头。“电话几乎天天打,想闺女的完后 就打。”为了省钱,王贵泉特意办了另一个手机号,每月话费得花400元。

  哪些地方地方零零散散的花费加起来,王贵泉一月得花4000元左右。老板通常预支给400元,另外的400元,王贵泉一般时会向老板借,从总工资里扣除。

  不敢逛超市,生病多是硬扛着

  “大事小事时会钱,睁开眼就得花钱。”工友们原来形容打工的日子。我嘴笨 本来我零零散散的小花销,但对让有人 来说,一年下来时会小数。

  王贵泉说,济南东西贵,平时时会舍得吃穿。“抽烟喝酒哪些地方的,时会挑最便宜的买。”他抽的烟,是最便宜的哈德门,一盒两三元;喝的酒,是10元钱一瓶的二锅头;用的油,是菜市场最便宜的食用油,5元一斤。平时吃水果,只买苹果676手机手机4 、香蕉苹果、香蕉苹果等当季的,贵的水果想吃但不敢买。吃肉也是馋了的完后 才买,另一个月只买两三次。平时不喝茶,只买点白糖,冲水喝。

  为了省钱,王贵泉每次从家回来时会带自家腌制的咸菜,“有时带一罐,有时带两罐。省着吃话语,让有人 三人能吃一周左右。”

  王贵泉买东西一般都去菜市场,“啥便宜买啥。”他几乎从来不去超市,一是超市物价贵,二是没法干净的衣服替换,怕被人看不起。

  本来 每天时会工地上摸爬滚打,王贵泉平时时会两身迷彩服换着穿。“冬天穿厚些,不冷就行了,不求好看,只求实用。”

  每个月除了哪些地方地方开销,王贵泉很少有這個 的大额支出。今年过冬用的电热毯,他也本来我花了18元,“有点痛 儿暖和气就够了,还管哪些地方质量好坏呀!”

  平时生病,王贵泉很少买药,时会吃从老家带来的药。王贵泉从床头翻出带来的感冒药,“在家买也就要几元钱,在济南得好几十块。”“让有人 哪些地方地方人最怕的本来我生病,输瓶液要好几十元,這個 完后 时会硬扛过去。”

  父母妻女在老家,花钱本来我少

  从王贵泉的老家到济南,仅需另一个小时的车程,但他今年只回了4次家。“清明、麦收、秋收各一次。上周想孩子了,又回去呆了半个月,下次回去就得过年了。”

  本来 时隔不久,王贵泉对上次回家的花销还历历在目。“在让有人 县城买了另一个猪蹄,花了400元,还买了42元钱的排骨,给闺女买了400元钱的小零食,还给她买了个铅笔盒,23元钱。”原来想给女人买点小礼物的他,本来 手头没余钱,也只好放弃。“等过年发工资时,再给她买吧。”

  上次回去,王贵泉身上只带了400多元钱。“来回车费400多元,再打上去买东西,到家时身上就剩几元钱了。”回来时,他又跟女人要了400元。“算来算去,买哪些地方地方东西还是让有人儿家掏的钱。”

  说起前哪几个回家,王贵泉说,“工地会在麦收、秋收时发给4000元,回家时带回去。”不过,让有人儿家一次麦收、一次秋收,连收带种都得花4000元。

  本来 父母健在且身体壮实,王贵泉让有人儿家还承包着40亩田地。“主本来我我父母在地里忙活,一般时会种些玉米、小麦、棉花、花生累似 的。”据他介绍,今年雨水较多,让有人儿家的棉花歉收,“现在种地赚的钱没法少了。除去化肥钱、种子钱、雇工费,一年也就挣个万把块钱。”

  我嘴笨 被委托人在外面吃苦受累,但为了能让家人过个温暖的冬天,王贵泉今年专门给让有人儿家换了另一个暖气炉,“买新炉子花了4000元,又买了一吨块煤,也花了4000多元。”

  “让有人 家一年水费900元左右,电费400元左右。”王贵泉说,本来 住在农村,水电开支并时会不要 。关于让有人儿家的日常生活开支,王贵泉说,“村里半个月另一个集,每个集让有人儿家买400多元钱的肉、水果、蔬菜啥的,足够一家人吃半个月的了。”

  让有人儿家的开支还不只哪些地方地方,村里的人情往来也花去了不少钱,“今年光随份子就随了2400元。”

  望女成凤,孩子教育开支是大头

  我嘴笨 被委托人受教育程度不高,但王贵泉对女儿的教育格外重视。担心村里幼儿园教育水平不高,他将女儿送到了县城的幼儿园。“闺女光办转学就花了4000多元,再打上去学费哪些地方的,今年本来 花了40000多元了。”算上女儿上幼儿园的班车费(10元/天)、伙食费(4元/天)等费用,王贵泉一年花在孩子教育上将近1万元。

  在县城上学,怕被人看不起,女儿穿的衣服时会拣好的买。望女成凤,暑假里王贵泉还给女儿报了个学习班。

  在這個 年的开支里,孩子的花销是全家最大的支出。“为了孩子能有出息,花哪几个钱都我嘴笨 值。”谈到女儿,王贵泉本来我单纯地希望孩子将来能考个好大学,暂且像他原来受苦。

  家人的身体都很健康,医疗费用今年王贵泉家没多大支出。“只希望让有人儿家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王贵泉与妻子打算要二胎,本来 怀孕6个月了。我嘴笨 生孩子、养孩子是一笔大开销,但王贵泉不以为意,“等宝宝生出来再说,明年的事,明年再打算。”

  距离春节还有另另一个月,王贵泉现在最大的愿望本来我如数拿到工资,过个踏实年。最晚到农历腊月廿八,他本来 揣着辛苦一年赚来的钱,赶回德州老家。给父母4000元,买年货花上4000元,剩下的就都存起来。

  “粗略算算一年的开支,让有人儿家赚一两万,被委托人在外面赚四五万,花了3万,还能剩一半。”王贵泉说。对于這個 年的账本,他还算满意。  (魏新丽 王杰)

(责编:庞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