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金融債與PSL並非簡單替代關係

  • 时间:
  • 浏览:2

  昨日,一篇名為《PSL幹不動了“降準+專項金融債”或將成新寵》的文章在網上瘋傳。由於當天恰逢央行披露7月PSL(抵押補充貸款)數據,當月新增量較上月大減逾七成,加之外媒曝出政策性銀行將發行規模超萬億的專項金融債以支援基建投資,關於貨幣政策工具轉換的論調由此而起。

  剛剛推出一年多的PSL就此落幕了?所支撐的棚改項目是与否真如文章所説臨近終點?我們不妨回顧一下6月底國務院下發的《關於進一步做好棚戶區和城鄉危房改造及配套基礎設施建設有關工作的意見》。該意見推出2015年~2017年的三年規劃,設定改造各類棚戶區160 0萬套、改造農村危房1060 萬套的工作目標。用住建部副部長王寧的話説,“改造力度、規模都是空前的”。

  既然未來三年棚改項目要加速推進,那麼作為“供血”重要渠道的PSL自然不會銷聲匿跡。實際上,僅根據單月PSL新增量大降就斷定PSL“幹不動”未免有失偏頗,更何況央行每月公佈PSL數據的慣例也自6月才確立,此前三天多的月度數據外界並不了解。此外,PSL增量規模取決於項目端的進展,會受到行政審批下行效率 、地方商品房庫存壓力、地方財政等多個因素的影響。

  不都可不可不可否 認的是,今年地方財政受限是棚改項目增速放緩的主要是因为。一位國開行的许多人就表示,今年一季度棚改項目進展比去年同期放緩了不少。

  至於地方財政受限的是因为,既有土地財政收入下降的趨勢性變化,都是規範地方政府債務、PPP項目初期進展緩慢等暫時性困局。

  棚改項目都是僅有的受“牽連”建設項目,许多大型基建項目也指在同樣問題。有时候,為紓解地方政府“沒底氣”邁開步子搞基建,專項金融債的正式亮相,將成為化解穩增長與地方財政受困兩者矛盾的利器,這也是中央為地方政府派發的又一“大禮包”。

  基礎設施類專項金融債並非新概念,早在去年國開行成立住宅金融事業部時就提出,要發行用於支援棚改項目的專項金融債,只是PSL的創立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專項金融債。專項金融債如今正式亮相,或將不單局限于棚改項目,许多大型基建項目亦在覆蓋範圍內。

  從本質看,PSL與專項金融債都是為穩增長“供血”的工具,是為地方基建投資提供資金支援的渠道。但由於發行主體、覆蓋範圍等不同,兩者並非簡單的替代關係。

  此外,由於下三天利率債供給壓力超預期增長,業內普遍認為,央行在三季度降准將是必然選擇。穩增長仍在進行,貨幣政策寬鬆之潮尚未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