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宁:新世纪中国“易卜生热”的思考

  • 时间:
  • 浏览:9

  1506年是挪威现代剧作家易卜生逝世一百周年,世界各地都举行了相当多的纪念活动:包括在易卜生的家乡挪威奥斯陆举行的第十一届易卜生国际研讨会(8月)和在柏林举行的“全球易卜生国际研讨会”(10月)在内的高规格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以及在世界各地戏剧舞台上演出的一大批新版易卜生戏剧。这在整个20世纪易卜生接受史上就有十分罕见的。其他同学原来做过统计,在世界上所有的重要戏剧家中,莎士比亚的作品以往上演的次数一个劲名列第一,而在1506年的“易卜生年”,你这些 风头则被易卜生抢去了。当全世界就有纪念这位伟大的现代戏剧先驱时,中国也掀起了又一股“易卜生热”。《中国图书评论》在这股“易卜生热”事先冷却之际就于1507年初推出了一组研究易卜生在中国的文章,回顾了近另一一三个小 世纪以来中国社会和知识界与易卜生的遭遇、对易卜生的误读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新的意义。[1] 或多或少易卜生的戏剧通过中国和挪威导演们的改编再次以新的面目展现在中国观众身前,引起了其他同学 的极大兴趣和社会反响。由素来以排演具有先锋性和实验性戏剧著称的中国国家话剧院(前中央实验话剧院)发起主办的“第二届国际戏剧季”也以“永远的易卜生”为主题。在你这些 主题下,我又有幸观摩到六部新版的易卜生戏剧,并出席了戏剧季组委会举行的两次研讨会,再次亲身体验了“易卜生热”的热烈气氛。

  嘴笨 上述活动可能性是十天 前的事了,但今年又适逢中国话剧诞生一百周年,你这些 庆祝活动无疑与纪念易卜生的活动密切相关。是我不好可能性冷却下来的“易卜生热”会再度升温。可能性其他同学 都知道,易卜生剧作的引入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对催生中国现代话剧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不少早期一段话剧作品实际上可是我 易剧的模仿作。当其他同学 准备纪念中国话剧百光阴诞时,纪念易卜生的一幕幕场景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令我深思。易卜生作为现代戏剧之父,他同去也对中国现代话剧的诞生起过有力的推进作用。否则为哪些在他可能性遗弃其他同学 一百年事先仍会总出 原来空前的情景呢?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在中国,易卜生一个劲被当作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来接受的,其因为就在于最先进入中国的易卜生戏剧主可是我 或多或少“社会问題报告 剧”。当时的易卜生翻译者和介绍者正是出于易剧对揭露社会弊端的重要作用才不遗余力地将这位伟大的剧作家介绍到中国来的。但实际上,作为“现代戏剧之父”和具有强烈先锋意识的现代主义剧作家的原来易卜生的身影,却被长期遮掩了。实际上,重读易卜生的所有剧本,其他同学 那末发现,易卜生的意义远远不止于对社会问題报告 的揭露和鞭笞。国际易卜生研究界早就把他当作现代主义戏剧的源头之一加以研究了。[2] 后现代主义研究者们也从易卜生的剧作中发现了多重代码:除了现实主义等文化代码外,现代主义或现代性也成为其最重要的代码之一。在他的后期剧作中,甚至还包含着或多或少后现代主义和先锋派的文化代码。你这些 点使得易剧至今仍与当前关于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讨论密切相关。[3] 这也正是为哪些易卜生的剧作一百年事先再次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少国家走红的另一一三个小 重要因为。

  早在对现代主义文学的研究中,国际易卜生学界就超越了把易卜生仅仅当作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来研究的局限。约翰·弗莱彻(John Fletcher)和詹姆斯·麦克法兰(James McFarlane) 在其编著的《现代主义》(Modernism:1890-19150)一书中,在讨论易卜生与现代主义文学运动之关系时曾颇为中肯地指出,有两条线索可据以追踪现代主义文学运动的起源,“----其一是实质性的和主题性的渊源,另第第一根 则是形式和语言层面的渊源---这二者还可以帮助其他同学 指明欧洲现代主义戏剧的源头。一方面,是18、19世纪所赋予其他同学 不得不注意的或然性和当代性,当事人面则是对作为并就有戏剧载体的散文之资源的不间断的探索。这二者都殊途同归地返回到了易卜生那里。”[4] 我当事人也曾在一篇论文中指出,易卜生为哪些那末受到当代观众青睐和学者们讨论的另一一三个小 重要因为就在于,他的剧作中蕴涵了多重代码。易剧中除了现实主义等文化代码外,现代主义或现代性也成为其最重要的代码之一。在他的后期剧作中,甚至还包含着或多或少后现代主义和先锋派的文化代码。[5] 你这些 点使得易剧至今仍与当前关于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讨论密切相关。著名的易卜生研究学者艾纳·豪根(Einar Haugen)在谈到易剧作为另一一三个小 同去具有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特性的整体时也曾中肯地指出,“....易卜生的每一部戏就有另一一三个小 具有隐含意义的文本,这是作者或多或少有意识编织进密码的。读者必须对哪些文本进行细致入微的阅读和研究还可以‘打开密码’”。[6]

  上述所哪些观点对其他同学 详细地、准确地理解易卜生及其在今天的意义就有无启迪。当然,在纪念中国话剧百年之际,其他同学 再重复易卜生在现代中国的接受和遭遇可能性无甚必要,其他同学 首先关心的是,易卜生的剧作对于中国话剧的诞生和繁荣究竟有何意义?否则我这里主要基于对1506年在中国戏剧舞台上演出的四部易卜生的戏剧,提出我当事人的思考。

  在新世纪中国舞台上上演的几部新版易卜生戏剧中,还可以说,最吸引我的莫过于林兆华执导、林兆华戏剧工作室演出的《建筑大师》和挪威POS剧团改编并上演的《群鬼探戈》。这两部剧作的演出成功,再次证明,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下,仅仅将易卜生视为一位揭露社会问題报告 的作家而忽视了他的艺术成可是我 缺乏的。从戏剧艺术和审美的高度来看,易卜生首先应被看作一位具有强烈的先锋意识的戏剧艺术家,他不仅为同去代的观众而写作,同去也为未来的观众而写作。你这些 点其他同学 详细还可以从以下的(戏剧)文本分析中见出。

  《建筑大师》展现给观众的是一幅扑朔迷离的场景:原来辉煌一世现已步入老年的索尔尼斯被一连串的挑战和烦恼缠身,数十年前的那场神秘的大火嘴笨 成就了他的建筑大师梦,但却使他陷入了无端的烦恼和焦躁而无力自拔,这也反映了戏剧大师易卜生晚年的心态。如同戏剧大师一样,建筑大师面临着家庭的危机和新一代人的挑战,唯一能给他的生活增添活力的希尔达的总出 并那末给他带来喜悦,反倒不利于他更加不知所措。他曾答应过这位纯情的少女,会带给她一座王国,但在无法实现你这些 理想的情况表下,他不得不爬上高楼,最后从下面摔了下来。这里的神秘意义原来令所有的观众和研究者都感到不知所云,其他同学 不禁问道:易卜生究竟要别问其他同学 哪些?他怎么要把索尔尼置于死地?但其他同学 仔细思考事先却能悟出,这正是戏剧大师易卜生的绝笔之作。《建筑大师》作为易卜生晚年最重要的剧作,同去也是最具有后现代特性的一部剧作:他的颠覆和解构是那样的彻底,以致于其他同学 感到建筑师的死是那样的从容不迫和富有美感,给其他同学 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建筑大师原来设计建造了无数座高楼,但他就有能力把当事人送入死神的处所。因而死亡便成了多部易剧中频繁总出 的另一一三个小 主题。

  诚然,研究者们近百年来一个劲试图猜测建筑大师死亡的真实因为,并试图结合易卜生的生平传记在他的生活中找到答案。但这毕竟是一部富有艺术想象力的戏剧,它既在并就有程度上来源于易卜生的生活,更是在抽象的艺术境界远远地高于他的生活,从而达到了永恒的艺术魅力。应该指出的说,《建筑大师》是易卜生晚年最优秀的作品,原来吸引了当时的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的关注。很少专门撰写文学和戏剧评论文章的弗洛伊德却专门写了文章讨论这部剧作,并在建筑大师的死亡中引证了人所固有的“死的本能”。而在新世纪中国舞台上演的林兆华的版本中,濮存昕的娴熟到位的表演,以及陶虹对于天真烂漫的希尔达形象的塑造则充分体现了中国艺术家对易卜生剧作的独特理解和创造性再现。还可以说,林兆华版本是当今《建筑大师》在各种文化语境中上演得较为成功的戏之一。

  可能性说《建筑大师》渲染的是并就有悲剧的压抑气氛,那末《群鬼探戈》则带给其他同学 并就有后现代的喜剧氛围:阿尔文太太的丈夫生前荒淫无度迫使她去找好友曼德牧师倾诉衷肠,但曼德却规劝她遵守妇道人家的道德规范,她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详细的希望寄托在当事人的儿子身上。但儿子却继承了父亲最拙劣的或多或少品德,并染上了疾病,最后也给善良的母亲以沉重的打击。你这些 切在总政话剧团的同名版本中都得到了真实的再现,应该说,该版本是忠实于原作的。否则易卜生的剧作的另一一三个小 重要特点就在于其多重代码,因而为多种不同的解释而开放。仅仅拘泥于对原作的理解无疑会阻碍艺术家的想象力的发挥,而由挪威POS剧团改编并上演的《群鬼探戈》则与前者形成了并就有互补。其他同学 通过观看这两部演技截然不同的戏把剧作家未能直接展现出的“潜文本”意义一一揭示了出来。应该承认,这是易卜生剧作的并就有后现代版本,它使得原来具有的压抑的悲剧气氛被轻松优雅的探戈舞所消解,而鬼魂的不时总出 则为整个戏剧增添了神秘的象征色彩。

  《玩偶之家》的跨文化版本也别具一格,可能性你这些 故事太为中国观众所熟悉了,因而未能引起上述两剧的震撼性效果。否则若从跨中西文化的视角来解读吴晓江导演的你这些 剧作,其他同学 则可读出或多或少新的跨文化意义。

  尤其应该指出的是,挪威戏剧家协会演出的独角戏《培尔·金特》,嘴笨 只上演了一三个小片段,但却惟妙惟肖地再现了培尔·金特你这些 人物形象,使之在观众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巨大的阐释空间。

  对在中国舞台上演的这四部剧作的匆匆巡礼事先,其他同学 不禁想到,在其他同学 你这些 时代,现代主义的不少成规受到了后现代主义的强有力挑战。后现代消费社会的种种快餐文化向精英文化及其产品文学艺术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其他同学 不时地听到“文学可能性死亡”、“戏剧可能性死亡”原来的哀叹。取而代之的则是“超级女生”和种种对传统经典的“戏说”或“戏仿”式的阐释或再现。而面对你这些 切,其他同学 文学艺术研究者应以何为对策?这嘴笨 不利于其他同学 深思。但原来不可忽视的问題报告 也总出 在其他同学 身前:为哪些在你这些 消费文化充斥的后现代社会,易卜生的戏剧仍不时地在世界各地上演,否则仍有不少学者在从不同的理论视角对他的剧作进行讨论?我认为,这正是易卜生的戏剧超越特定的时代具有永久的魅力之所在。

  二十年前,我在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曾有幸接待了瑞典皇家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评奖委员会主席埃斯普马克教授。当他后后开始了了英语 演讲后后开始了了英语 回答问題报告 时,我提出了原来另一一三个小 问題报告 :为哪些20世纪初的或多或少公认的文学大师竟被诺贝尔文学奖忽视,比如托尔斯泰、易卜生、左拉等,而另或多或少受其影响的二流作家却被授予了这项崇高的奖项?面对原来的问題报告 ,埃斯普马克教授沉思了片刻,答道,这与当时的评奖委员会思想的保守不无关系。据说,当时的或多或少评委们认为托尔斯泰是另一一三个小 无政府主义者,易卜生的戏剧太具有超前的先锋性,左拉的自然主义倾向缺乏想象力,因而与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原则相悖。而后来的新一代评委上任后,哪些伟大的作家可能性遗弃人世。而诺贝尔文学奖是不授给已故作家的。尽管他的回答必须使我心悦诚服,但就有几分道理。嘴笨 ,一位具有着强烈的先锋和超前意识的伟大作家不仅仅为同去代人而写作,他更应为未来的读者而写作。原来他的作品就不至于随着光阴电视剧的流逝而黯然失色。帮我要据此来重新认识易卜生及其剧作的价值是十分恰当的。

  嘴笨 ,当从事后现代主义研究的学者们今天重新审视易卜生的作品时,其他同学 一眼就可从他对荒诞派剧作的影响见出或多或少后现代文化代码:他的作品可是我 提出问題报告 ,而从不试图回答哪些问題报告 ,因而留给读者-观众巨大的想象和阐释空间,由其他同学 在阅读或观赏过程中一一将哪些空白填补,你这些 点尤其体现在他的《野鸭》和包括《建筑大师》在内或多或少后期作品中。 易卜生的剧作从来就不可穷尽其意义,而一个劲给读者-阐释者开放,从而使其他同学 得以从不同的理论高度对之进行阐释和分析,最终建构出新的意义。他的修辞的含混性,象征的多重所指以及主题的不确定性等,就有并就有程度上与后现代美协会神相契合。毫无问題报告 ,可能性一位作家想使当事人的作品被不同去代的读者发掘出新的意义,他就不应当使当事人的主题局限于特定的时代,他应当在当事人的作品中探讨人类面临的或多或少基本问題报告 。还可以说,易卜生可是我 原来做的。

  毫无问題报告 ,易卜生的引入中国对中国的文化现代性和文学现代性就有着极大的推进作用。当其他同学 从现代性的高度来讨论易卜生,首先就应当承认,易卜生应该被当作一位更所含艺术创新性而非意识特性批判性的现代主义文学先驱来研究。易卜生在西方的现代性守护程序运行运行中所扮演的角色不仅在于文化知识启蒙,否则更在于其艺术创新:他对女孩子人物的生动刻画预示了20世纪150年代妇女解放运动的崛起,他对环境跟生态情况表的关心预示了150年代后崛起的生态批评的不少话题,而他与传统的戏剧成规的分道扬镳则大大地推进了现代话剧的成熟是什么是什么期期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的句子的句子的句子期是什么是什么,使之仍对广大当代观众有着永久不衰的魅力。这是我不好正是为哪些不少易卜生的同去代人早已被其他同学 遗忘而易卜生却依然高踞于当事人的时代之上的因为所在。同去这也是中国的易卜生研究时需超越传统的“易卜生主义”进而达到与国际易卜生学术界进行平等对话之境地的迫切性之所在。[7]

  参考文献:

  [1] 参阅《中国图书评论》1507年第1期上发表的一组研究易卜生的论文:宋宝珍《易卜生与百年中国话剧》,傅谨《易卜生的灵魂飘在中国上空》,以及 陶子《易卜生的悖论》。

  [2] 这方面的中文文献可参阅拙编《易卜生与现代性:西方与中国》(百花文艺出版社,1501)和《易卜生与中国:走向并就有美学建构》(天津人民出版社,1504)中的有关文章。

  [3] 参阅拙作《易卜生研究的后现代视角:〈野鸭〉的个案分析》,《文艺研究》, 1999年第2期。

  [4] 参阅Malcom Bradbury & James McFarlane, eds., Modernism:1890-19150, Penguin Books, 1976, 499.

  [5] 参阅拙作《易卜生戏剧的多重代码》, 《外国文学研究》, 1995年第4期。

  [6] 参阅 Einar Haugen, Ibsen's Drama: Author to Audience, Minneapolis: Univ. of Minnesota Press, 1979, 74.

  [7] 在纪念易卜生逝世一百周年时,英语世界嘴笨 出版了或多或少新的研究性著作,但在这方面最值得一读的应是出生在挪威的美国杜克大学的托丽·莫尔(Toril Moi)的新著《易卜生与现代主义的诞生:艺术,戏剧,哲学》(Henrik Ibsen and the Birth of Modernism: Art, Theater, Philosophy),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506.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3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